当前位置:首页 > 摩臣2文章列表 > 查看文章
一个钢企转岗女工的摩臣2情感日志!
发布时间:2019年1月7日 点击次数:89
电话打来的那一刻,我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什么心情!如鲠在喉的感觉刚刚散去,随之而来的却又是莫名的惶恐,伴随着不甘。

好友在电话里自顾自的重复着从劳资人员那里打探来的话:你是唯一一个“被挑走”的女同志。初听尚有一丝自豪,静下心来仔细回味,那种感觉却又像是市场上的菜,被人“挑来拣去”极力“讨价还价”后成交的一笔买卖。让人心情不爽到极点了。
连儿子都不屑的“归属感”

不能怨任何人,路是自己犹犹豫豫、患得患失当断不断中选择的,儿子曾说过一段话让我无言以对。他说:妈妈,你所谓的对公司的归属感,最终能给你换来几分并不值钱的荣益?现实利益?还是到了年龄然后被公司残忍的“一脚踢开”!即便沦落到那般天地,我还是发现你顽固到“很留恋”,你不觉得这样活得太可悲了吗?
可悲?在心里,这段时间我也反复问过自己:我们的工厂,曾有辉煌的过去和令仰羡慕的福利待遇,也曾一度风光的占据纳税榜首,也曾一度让企业的适婚的子弟们徘徊在“万花丛”中左挑右选。那份对企业的感恩和的自豪,我也曾有过!


几经风雨,青春无悔!
二十多年,弹指一挥间。几经风雨,青春无悔!
厂荣,心随之欢欣鼓舞;厂衰,心为之暗自祈祷,毕竟,这种缘于钢铁的情怀已深深地融入于骨髓流淌近我的血液;毕竟,在这十里的钢城的热土上,有我们父辈人的期盼和坚守 。更何况,她的效益好坏关系着好多家庭的生计状况和营生。

这里,见证了我的成长,也留住了我的青春,在她的视线里行走,每一处风景都是美好和温暖。冬去春会来,只要我们坚信努力坚信用汗水勇挑责任和历史重担,企业即便是经历转型阵痛,也会慢慢好起来的。

固守,以一种使命的坚决和共克时艰的耐心来固守,我天真地以为:绿色工程,终将与城市共融和谐生长。


1995年8月,我正年轻

我在炼钢工作了6年,一上班便分到了那里,那时的我正青春,应该是最顺风顺水、风华正茂的6年,在钢花飞溅的达产达效年代里苦中作乐,虽累尤甜。作为炼钢厂的元老,我们是产出第一炉钢的见证者,永远记得1995年8月15日那一天,我们作为年轻分厂的年轻力量,亲眼看到工厂结束有铁无钢的历史,该是多么值得自豪的事!



钢厂,离开她,心会疼!
事实上,我们单纯的愿望在现实面前那么不堪一击。遭遇最严的停工令,从去年开始,我们的企业就一直徘徊在生与死的边缘。只是,天真的我们抱怨大众对钢铁行业的片面“误读”,却领略不到外部环境多残酷。

我的确不舍!因为工厂已深深的埋在了我的骨子里,离开她,心会疼!
终是没有离开,可是结果却也不是我想要的!依然要像一个新报道的实习生一样到新的岗位学习,心又在起起落落。犹犹豫豫!


钢厂,注定是一个时代悲情的产物


当时一套价值200多元的邯郸陶瓷,是答谢每一个炼钢人的最好的礼物。
不锈钢水杯上那熠熠生辉的几个字“炼钢投产纪念”是我们的骄傲!可惜,时过境迁,今非昔比,在环保压力不断上行,企业生存空间被进一步碾压、转型升级倒逼企业搬迁改造的今天,过去的终归不值一提,哪怕你一直很努力,一直专注“做精、做专、做强”,可在工业需要“去产能“、城市需要”环保“破题的时代大背景下,钢铁工厂注定是一个悲情的产物。

由来只闻新人笑,有谁听到旧人哭?
不是吗?


走好前路,谁能给你未来
我的心里每天都是在混日子!多没出息。可我现在就是宁愿混日子也不愿离开钢厂去重新开始,因为我发现自己够惰性了再已不愿意主动求新求变主动去学习了。
老了吗?我才43岁啊!
不得不承认,我的确老了,我习惯了平淡的波澜不惊的日子,我习惯了手机里银行卡上每月按时发放工资的滴滴声,不管多或少!习惯了两点一线和单位姐妹们的“侃大山”,可如今,一切都在变化之中,我开始有些极不适应甚至是不习惯了。